荆州体彩菊展选美由来久 津人爱菊百余年

阅读: 52 发表于 2021-10-29 16:10

 

天津北方网讯:“菊花黄,荆州体彩国人强;菊花香,国人康;九月九,饮菊酒,人共菊花傲寒霜。”这是百年前流传在天津民间的一首童谣,可见天津人爱菊之心传承已久。天津因地理位置和气候特点之优,种菊、养菊、赏菊之风延续百余年,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菊花之乡。秋末冬初,正是津城菊花最盛之时,给城市增添了更多浪漫的情调与色彩。看菊展、买菊花、品菊花茶……这些清雅中又带着人间烟火气,有点儿小精致的生活,正是天津这座城的风情。天津人爱菊之趣,从清代开始,民国时更盛,如今则进入了最佳的境界。

津城菊事 人影菊香共醉西风

津城秋意,菊色添香。每年这个时候,都是津城赏菊的最佳时节。水上公园、园林花圃公园中心等处的菊展年年如期迎客,各种菊花精品争奇斗艳。与网络时代同步,人们也开始线上观菊展,或是将自己拍摄的好菊、栽种的佳品向更多朋友展示。看菊、品菊已经成了天津人这个季节的一种习惯。如果真有时光隧道,穿越百年,人们就会发现,天津人历来爱菊,办菊展也是津城传统,各色菊花进行“选美”,盛况空间。

据西青区政协委员、文史爱好者方博介绍:天津最早的大众赏菊场所是清代康熙年间的宜亭。据《天津县志》记载,宜亭位于老城西门外、演武场右月坛,秋季商贩们便这里布置菊花,精彩彩票招揽人观菊,又兜售商品,颇受欢迎,渐渐成为每年一度的菊花展示会。

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天津已经是著名的菊花之乡,位于现红桥区内的永丰屯是一个很大的菊花集散地,每年秋季都会聚集很多花农在此出售菊花。而当时的公园、学校、医院以及一些大厂商、社会名流也在公共场所或自家举办菊展,借此扩大联谊宣传。办菊展、逛菊展,已经成为津城秋季的重要活动。

1918年农历9月,天津举办大型的“菊花展览会”,地址在天津公园艺圃,主办方还组织品评会,以花之形、色、香及品种为标准,评出优异者,给予奖励。此次盛会,会期从预定的10天延长到20天,前后展出菊花300余种约600盆。经评选,玉芳园周馨吾的菊花“细柳酿”获得甲等第一名。

当年,各大公私机构也争相选菊示人,譬如寿丰面粉厂每年都在劝业场一带的中原公司举办菊展。在中国教育史上有重要地位的南开中学,也曾是天津主要赏菊场所之一。1930年11月15日的《益世报》就有“南开菊展洋洋大观”的报道:“本市南开中学之菊花展览会,自开幕以来,每日门前车水马龙,络绎不绝。据该校统计,平均每日参观人数,确超千人以上,当此金风之际,精彩竞彩有如此洋洋大观之菊展,点缀秋光,津门生色。”这个时期,还有人组织赏菊团,把各大菊展串联成路线,很像今天的主题旅游。

前面提到过的获得菊展“状元”的玉芳园是民国时候天津非常有名的菊圃,为招揽生意,玉芳园常将得意菊花佳品放入玻璃橱窗中展陈,各色菊花绚烂夺目,诡形殊状,色彩缤纷。玉芳园每年也办菊花展,一直持续了十数年。

津人爱菊 不贪功利采菊东篱

作为菊花之乡,津城的菊有特色,出精品,当然也少不了与菊花相关的逸闻佳话。

方博向我们介绍:清代乾隆年间,就有一位被称为“沽上陶潜”的天津人,名叫徐通复。《天津县志》专门有关于他的记载:“徐通复,性爱菊,自号菊圃主人,尝独力捐修郡学义……”

他隐居故里,以菊为伴。深通菊性,寻常花种一经栽培,便异于他人。

当年乡贤梅成栋曾为他作的《种菊歌》里有这样的诗句:“菊圃主人号菊圣,爱菊真以菊为命……菊高八尺朵如斗,万花俯首看花叟。”可见徐通复培育的菊花品种确实不一般。

徐通复虽然艺菊有术,但是,他可不知道,两百多年后,天津出了位名叫叶家良的菊花大师,他培育出众多菊花精品,让天津菊花名扬四海。在当今中国花卉界,叶家良这个名字家喻户晓。他在菊花栽培与繁育方面的创造,赋予了他一种传奇色彩。“观叶知花”就是叶家良的“绝活”之一:只要摘一片菊花叶子给他看看,他就能准确地说出这是什么品种、什么性状、开花儿后长什么样儿、栽培过程中需要把握什么技术要领……

从十几岁开始爱菊、种菊到如今已经年近七旬,叶家良把一生之爱都给了菊花,他自己都说:“菊花是我一生的恋人。”叶家良爱菊花,不仅因为这是他毕生的事业,还因为他爱菊花的品格,他说,菊花每年秋天如约开放,诚实守信,不畏寒霜,生命力强,色彩缤纷,千姿百态,不在春夏与百花争奇斗艳。一个人要养好菊,首先就要学习菊花的品质,诚信、坚强、有出息。经叶家良培育的精品菊花不计其数,惊艳了中国菊坛还蜚声了海外。1997年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了他“中国十大能工巧匠”称号。

惬意生活

邀友赏菊虫鸣蟹香

百年前的津城,不论是大户人家还是普通市民,到了菊花最盛的时节,家里都要弄几盆菊花来玩赏。天津园林史上占据重要位置的水西庄,当时就种植品种繁多的菊花,其中有一奇罕品种名“黄金印”,花黄色,形状呈方形,仿佛一颗金印,这是水西庄中特殊培育而成的名品菊花,此花一旦移至外面,第二年即松且圆,不再是原来的形状了。与“黄金印”同样有名的另一名品为“芙蓉城”,是方形的粉红色菊花,也是水西庄独有的。一幅名为《慕园老人携孙采菊图》的长卷也展示了水西庄主人查日乾与家人、好友一起赏菊的情景,是天津早期菊花盛况的形象史料。当年,不仅大户人家要办“私家菊会”,普通人家也能找到自己的菊之乐趣。 每到菊花开放的季节,清晨,津城街巷里常有挑着担子售卖菊花的小贩。爱花的人买上几棵,培育得好了,就免不了请上三五好友,来看花饮酒。

天津人的生活永远是要点儿小讲究的,菊香满城的时候,不能辜负了好花儿,当然还得配上点儿好酒、好茶、好玩意儿……据天津一些“老玩家”讲,侍弄菊花,约友赏菊是个乐子,很多老天津卫传承了这个季节的“仪式感”——请亲朋好友来家里,显摆一下自家养的菊花,讨论着摆弄菊花的技巧,有时候也会为此“抬杠”,各有各的经验,各有各的理由,不过,不论怎么“争竞”,最后大家都会围坐在火锅旁,闻着菊花香,喝着菊花茶,有人怀里揣着葫芦,听着草虫叫唤,来一顿菊花锅子,用的必须得是白菊,据说是因为白色菊无毒,而且香味馥郁。把刚开放的白菊摘瓣去蒂,跟鱼片、虾仁、肉片,加上粉丝、白菜心,放在锅里一涮,又是花香又是鲜香,暖和又滋补。还少不了再来几个满黄的螃蟹,谈天说地,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香气,津腔津韵在室内回荡。这样的小日子,天津人就品出不少乐趣。

伴着菊花香,说说菊花之乡天津卫的人情世故,养菊、赏菊的民风一直流传至今,天津菊乡的历史遗存和文化内涵,就渗透在生活的点滴之中。(津云新闻编辑付勇钧)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